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世邪君第一千零五十四章强者云集

发布时间:2020-01-21 16:32:00

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强者云集

“父亲。”

闻言,那些知道孔贤慧身份的八域之人都是一惊,旋即在幽林之中面面相觑一眼,眼神中的骇色无论如何都是遮掩不去的。

孔贤慧的父亲那不正是荒域之主。

这一下,一众人都是惊骇了,短短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一举出现了两大域主,加上妖暝与方青在内,这可就是四大域主了啊,八域之中,一半的域主都汇聚于此,这在人界都是千年中未曾出现过的事情。

“真是要变天了啊。”

景才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也是老眼微微凝聚,露出抹浅浅的轻笑:“看样子,这次的闭关很是成功么。”

“孔鬼。沒想到,连你也出面了。”

妖暝的眼神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同时面对何舒寒和孔鬼两人,绕是他这般界境的强者都无法保持冷静。

“怎么,连你也想要插上一足。”妖暝眼神冰冷的道:“我劝你,最好不要给自己和荒域添惹麻烦。”

愣了下,孔鬼无奈的摇头:“呵呵,你也不用吓唬我,当年宇文殇与我女儿之事,我一直都还沒有去找你要个说法。”

“何况,这小家伙和我荒域颇有渊源,如果非要算下來的话,我也欠他个不小的人情,所以今日之事,我是肯定会管的。”

“你,”妖暝狂怒。

而闻其言,其余的八域众人再次挤眉弄眼起來,目光古怪的冲着秦石望去,这小子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啊。八域之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人站出來替他说话。

说实话,这也是秦石自己沒有想到的,跟着目光冲孔贤慧望去,孔贤慧回应他的,只是安定之色。

“妖暝域主,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这样公然破坏神域之际的规矩,那以后在八域之中恐怕也不好吧。”孔鬼将矛头引回到神域之祭之上,这才让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他们似是都忘记了,这一切的开端。

妖暝脸色猛的阴沉,拳风死死的攥紧。

若只是一人,他或许还有信心,能在付出极大代价的情况下将秦石击毙,然而在同时面对两大域主,那就是他也是断然不可能做到的。

因此,一时之间叫他眼神毒辣起來,拳头在手袖中狠狠的握紧,令其周围的风流都改变方向,形成一个诡异漩涡一样,砰一声,猛的就爆开。

“域主该怎么做。”连妖暝都不敢在大意,何况是石峰三人,三人瞬时之间露出无奈。

妖暝眼神狠辣,喝道:“若是一年前,将他留在乱域,哪里会有今日的情况。”

“这,”三人都是自责的低下头,尽管论辈分还要高妖暝一分,但此时此刻在他们的老脸上只有慌张。

妖暝愤怒的喘息几次,目光狠狠的凝视秦石,如今的情况他是断然不能在将其带回到乱域了,否则说不定连他都要出事,他一个极为警惕和小心的家伙,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好,诸位,今日之事,我乱域给你们记下了。”因此最终,他用力的点点头,这才极为不甘的瞪向秦石,旋即挥手间冲着石峰几人下达指令:“我们走,”

“域主,这,”石峰几人脸色都很是难看:“这恐怕,不好和那个地方交代吧。”

“先回去,这件事,我随后在想办法吧。”妖暝深深的吐出口浊气,旋即不在废话的挥动手袖,从他面前的空间就震裂开了,起身消失在那片虚空之中。

盯着妖暝离开,这才让屏住呼吸的众人纷纷松了口气,这妖暝若是还不选择退让的话,那恐怕真的就要引起八域大战了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事情都够震撼了,八域之中四大域的域主现身,并且有三人相互交手,这神域之祭外的万米内,此时都是找不到半点完善之处。

“总算是结束了。”

一群弟子心有余悸的低吟,然而对于那些地位高贵的长老來说,脸色却沒有半点的轻松,一个一个无奈的相觑一眼,这件事情真的会就这样结束吗。

“以妖暝的性格,怕是这小子以后在人界之中,都不会走的太顺利了,除非他能够永不出剑宗。”

“他。”景才闻言不禁苦笑的摇摇头:“想让他老老实实的呆在剑宗里啊,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走走看吧,如果这小子,能在妖暝和乱域的报复下成长起來,将來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物。”

“说不定,等那个时候,这万年不变的格局都会有所改动,整个八域都要因他而颤动几分吧。”

闻言,一众弟子纷纷吃惊,这是和何等之高的评价。然而此时,一众人在望向秦石,从那经历了无数风雨后,仍是能保持从容与淡然的神色之间,真的隐约之间感受到几分狂涌。

妖暝离去,屹立于空的两大尊者也是微微疏松,特别是荒域的孔鬼,说实话若真的让荒域与乱域交锋,他真的沒有太大的把握。

这几年乱域的成长,是八域有目共睹的事。

“结束了么。”

孔鬼一笑,跟着他老眼冲秦石望去,与其目光相识之下,秦石连忙尊敬的抱拳:“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孔鬼怔了怔,满意的抚须道:“哈哈,真是个不错的小家伙,只可惜已经被剑宗捷足先登了,否则我真的想将你收入门下。”

“孔老鬼,那可不行,秦石从今日起,就是剑宗的首席闭关弟子。”

然而方青却是抖动香肩,不知何时浮现到秦石背后,像她界境的这种实力,短短的喘息之间,已经足够她恢复了,虽然不是全盛之力,但那份专属界境的威压,仍是让域境圆满都要胆寒。

而闻言之下,八域的众人都是震撼几分,剑宗的首席闭关弟子,那可是相当于剑宗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这小子竟然直接被提升到这种高度了。

怕是以后,他在八域之中,定会做出不小的成就吧。

“我也只是说说。”孔鬼很识趣的一笑,旋即冲秦石道:“小家伙,你也不用谢我,一年前的事情,我应该谢你才对,这一次只是还你个人情而已。”

“前辈多虑了,我和贤惠之前,是我们晚辈的交情,我救她是理所应当的事,就算沒有您的这层关系,我也一定会这么做的。”秦石摇摇头。

闻言一愣,孔鬼哈哈大笑:“好小子,那我也就不在凑这个热闹了,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记得來我荒域做客。”

“一定。”秦石点点头。

得到回应,孔鬼才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旋即他冲着景才招招手,孔贤慧也是依依不舍的和秦石告别,千名荒域的长老弟子才从虚空之中,消失在这片已然成废墟的林海之中。

望着荒域离开,其余八域也纷纷相觑,炽域、风域、禁域、炼狱、这四大域率先离去,当最后这片废墟之中,只剩下少部分弟子时,何舒寒也是微笑的望向沁雪心:“我们也走吧。”

尽管心中满是对秦石的不舍,不过最后在犹豫之间,她还是轻轻的点动螓首:“是。”

然后,她和秦石四目相视。

“记住我们的约定。”秦石黑眸闪烁起光泽的望向沁雪心,他将手掌放在胸口处,只是吐出两字:“等我。”

“我会的。”

“走吧。”何舒寒静候两人告别,这才用玉手在空中撩拨,一层通往空间裂痕的碎冰浮现,青雪宗的众人缓缓走入。

一直到那倩影彻底消失在冰口中,秦石的目光都是不曾转动。

“行了,以后在八域,见面的机会还多,等你小子实力够强的时候,我相信宗主自然会替你去青雪宗提亲的。”羽月沒好气的瞥了眼秦石。

秦石耸耸肩,这才点下头。

“提亲么。”而心底下,秦石却很是无奈,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和沁雪心之间所隔阂的,根本不是何舒寒这一层,而是一道十分黑暗并且悠长的峡谷,那个峡谷,就是溟组。

只有克服这一点,他或许才能和沁雪心修成正果,只是,一想到这一条路的那看不见尽头的终点,心中不由间变的又沉重起來。

不过,他马上就精神起來:“是啊,都坚持这么久了,现在可不是放弃的时候。”

“雪心等着我吧。”

他在心底默默起誓,而就在剑宗也要撤回的临行前,他却独自一人,在神域之祭的出口处,呆滞了下來。

“怎么了。”羽月微微皱眉。

秦石沒有回应,只是黑眸始终凝望向那个圣光裂口处,一直在静候着什么一样,眼神中不禁变的焦灼起來。

“她还沒有出來么。”

一直以來,秦石始终都沒有放弃对神域之祭中的感知,但也一直沒有等到他期待的那道倩影。

而突然,在那本已经定格的神域榜上,第四名的位置竟是微微晃动,一道令他十分熟悉的名字浮起,这才叫他不禁松了口气,黑眸连续跳动的狂喜起來。

“她沒有事。”

“嗯。”连羽月都是皱起眉:“神域榜,不是已经被封锁了么。怎么还会出现变化。”

“那是千山幽女。”

...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正规吗
长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锦州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福建妇科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