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启之命运 二十六-疗伤时比起火还是水给人稳妥的感觉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8:17

重启之命运 二十六-疗伤时比起火还是水给人稳妥的感觉

“也就是説...你实际上是来自于十多年后的未来,刚刚离去的那位是你在未来的友人,而旁边这位..则是你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的英灵,是这个样子吗?”

“嗯,大概上就是这个样子了。,”

十数分钟的时间过后,虽説详细的部份当然不可能一一説明,但是要説完概要之类的精华缩短版基本上还是没什么难度。把一些无谓的细节,比方説卫宫士郎和妃宫雪的神明身份及其相关统统略去,在妃宫雪离去才不久的这段时间里,于间桐樱的口述下,间桐雁夜和一旁的黑甲骑士均已知道了个大概。

匪夷所思,的确是难以令人轻易相信的事情。

这次圣杯战争中的败北与殒命还好説,毕竟这些间桐雁夜在决意出战前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又有谁会料到,在这世间上真的有人能扭转时空与历史,从遥远的未来回到现在?

就算是独立来看,这件事儿的本身都已经足够惊人了。偏偏,这个能够穿越时间的人,却也刚好是自己侄女在学校里的前辈兼友人,同时还是她的半个老师。

这一连串的事情加起来,到底是有多么巧合?!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好比説某天你刚好为父母背上了一亿五千万的欠债,正当极为亲切的叔叔们要给你介绍工作时,一个正义的英雄突然身怀巨款地从天而降,以你从小就给爹爹妈妈从订下的婚约者的身份来救你于亲切的笑脸之中,这到底是要多么好的运气才能遇上?!然而,间桐雁夜现在遇到的事情某程度上也跟这相去不远。

假如是年近半百的寻常老爷爷还听到的话,听完一番话之后説不得都要吓出饷心脏病来了。还好,真要説的话,间桐雁夜本身也不是一个会特别纠结问题的强迫症。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本身自己和这孩子的处境都已经够差了,那么天降福缘就天降福缘了啊!难道还得抱头痛哭怨恨自己这种幸运e不配拥有如此运气不成?

反正,从结果来説的话...碍事的老虫子死了,本来一直担心着的小女孩也顺利地长大成人,而且还结交了如此可靠的友人。那么,作为监护人来説,间桐雁夜又夫复何求?

纵使未能亲手救对方出苦海也好,纵使这只是假手于人的成果也罢....只要能看到对方幸福,对于间桐雁夜来説就足够了。説得夸张一diǎn,就是要他现在立即死去也好,他也能怀着由衷的微笑才去世。

可是,至于一旁的兰斯洛特-加龙省心中,却是远远没有自家的主子一般欢乐。

那个极重视荣誉与骑士道的saber,之所以会一直摆出这么一副莫名其妙的消极态度的原因,到底saber与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友谊是在什么时候建立..这些的一切,此刻在间桐樱的説明下都得到了充分的解释。

既然都已经亲身经历过这场圣杯战争到最后了...那么,就是得知他的庐山真面目也不过是至为平常的一件事情。

比起这一diǎn,更令兰斯洛特-加龙省久久不能释怀的是....既然王都已经确实地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了,为什么..她还能如此宽容?

就算旁人看不出也好,作为当事人的兰斯洛特-加龙省还是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在刚才那短暂的交手中,那怕是一瞬间的事情也好,王的身上都不曾带着一丝半diǎn的杀意。

比起杀意与憎恨,在那刀剑交击的隙缝之中,于王的脸上,更多的,只是挂着无奈的苦笑而已。

他..再一次地被宽恕了吗?

可是..为什么?!!

要知道,对于王来説,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啊!

不但抢走了王的妻子,而且还杀死了许多许多曾经身为同伴的骑士们,在最后的最后,就更是没有来得及为陷入绝境中的王供献出那怕一丝的绵力间接导致其身死....而现在,竟然还不知廉耻地向王刀剑相向!就算是説笑也好,这也不应该是一个骑士做出来的事情。偏偏,他兰斯洛特-加龙省还要全都做了!

潜藏于心中的愧疚,多年以来一直作为心中的刺存在着。

其实,即使是这样也好,假如王能够对他大发雷霆的话,假如王能够对他拔剑相向,愤怒地索取他的头颅的话,那么在兰斯洛特-加龙省的心中还是能好过一diǎn。

恶人做了坏事,那就理应被惩罚,这不是再也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吗?

为什么,就只有他被宽恕了?

为什么,王,还是要一次又一次地宽恕他?饶恕他一项又一项的重罪?

相比起既然福缘来了就安心接受的新主子,兰斯洛特-加龙省的心中实在是久久都不能平复。

“话説回来,雁夜叔叔...”关切的目光落在间桐雁夜的身上,间桐樱轻轻的开口。

“怎么了?小樱”即使眼前这女孩从各种意义上都是成人了,但是落在间桐雁夜的眼中,却还是一如数天之前的那个小女孩一般无异,间桐雁夜有些轻快地反问着。

“接下来的圣杯战争...能够请你不要再参加吗?”

“.......”

对于间桐樱的建议,间桐雁夜着实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本来,之所以要参加圣杯战争,找远坂时臣那逗比复仇倒也在其次,他间桐雁夜真正在意的,其实就只是从老虫子的虎口中救回间桐樱让远坂葵三母女团聚而已。

现在,老虫子已死,找远坂时臣这逗比复仇看上去既不现实又开始有diǎn无谓,那么,他真的还要坚持下去吗?想到此处,间桐雁夜的目光不由得看了身后的黑甲骑士一眼。

“兰·斯·洛·特·先生的话,我想,可能单独行动会比较方便,不是吗?难得都以真身降临了,明·明·狂·暴·化·咒·文·什·么·的·就·连·丁·diǎn·用·处·都·没·有·,做回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不是很好吗?”脸上展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在蘭斯洛特的眼中,瞬间变得难以估量起来。保持着脸上的微笑,间桐樱轻轻的笑了一下“比起这个,雁夜叔叔你的身体应该也快到极限了吧?稍等一下,我想妃宫姐姐应该快带伊艾姐姐回来了。虽説妃宫姐姐也成,但是如果是由伊艾姐姐出手的话,想来在今天之内应该就能回复到活蹦乱跳的状态吧?”

威海妇女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白癜风方法
南通白癜风医院
珠海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