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赋定乾坤 第七十三话 碾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7:17

赋定乾坤 第七十三话 碾压

那不断旋转的赋漩呈现为脑的形状,乳白色的外表交织着黄白色的光华,一闪一闪的显得分外迷幻。

这是什么天赋?

风劲遒一时之间也认不出来,但看这光环的纯净程度,等阶怕是不低。

这头疼似乎就是随着这赋漩的旋转而来,但风劲遒也已经明显的感觉到,现在这里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再产生,原先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恐怕还是以前残留下来的痛感。

刚才莲儿説,自己已经被埋葬了半年……等等,半年?难道现在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一边想着,风劲遒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风劲遒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怀中的柔软,低头一看,王宇莲正腻在他怀里,抬着头眨巴着眼睛正在看他。

两眼相对,两人都愣了愣,接着王宇莲嘿嘿一笑,从风劲遒的怀里挣脱出来,拍着两只xiǎo手説道:“好了,你现在醒了,快想想怎么逃走吧?”

“逃走?”风劲遒更愣了。

“是的,逃走?你以为我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呢?我是被剑宗里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混蛋追的啊?不然,本xiǎo姐怎么会那么狼狈?”

“呵呵,还真的是狼狈,不过,倒是更像一个xiǎo丐婆,与我这个xiǎo乞丐倒是更像一对了呢。”风劲遒道。

“别贫嘴了,我们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了,估计他们应该快要追过来了。我累了,接下来你想想怎么逃吧,我就只管跟着你了。”王宇莲道。

“他们为什么要追你呢?”风劲遒奇怪的问道,他可是知道王宇莲在剑宗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位,恐怕在所有剑宗高层的眼中,都是视她为下一任的剑宗宗主的。

“还不是因为你啊。”

“我?”

“对,在间中间的时候我们大家一起吸纳五界大帝的精神力来进行修炼,谁知道,最后,你却因为吸收太多而被撑裂了神堂死掉了。但我肯定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你会死的了,可包括那老花子在内的一帮老糊涂都一口咬定你真的死了,于是他们就把你埋在了剑宗弟子的墓地之中。我向师傅説破了嘴皮子,也没讨到个説法,最后没办法,只好把你的‘尸体’挖出来背着逃跑了。这不,过了大半年了,还一直追着我们不放呢?”王宇莲道。

“我看他们八成是在追你?我这么个死人,他们追回去了也没什么用啊。”

“管他们在追谁?只要想要把你从我身边夺走的人,门都没有。”王宇莲撅着嘴道。

“那是自然。”风劲遒道。

“莲师妹,我知道你在上面。你现在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紧下来,只要你肯跟我回去,我保证你挖尸掘墓的事一概不再追究。”这时,在山坡的下面一个声音传了上来,这声音相当大,风劲遒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离山坡下面差不多有一百米左右,而那声音传来时,却是震的空气都嗡嗡作响,这明显是下面有人在拿这一种能把声音放大的器物在喊话。

不过这声音,可相当耳熟啊!

风劲遒看了王宇莲一眼,眼中闪过问号。

“就是那家伙了,不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在我逃走的第二个月,他就过来追我了。听説,这家伙现在成了大长老李老头的关门弟子了呢,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王宇莲忿忿的説。

“这么狼狈了,竟然还关心着剑宗里的事?”风劲遒笑着问道。

“那当然,虽然剑宗表面上在追我,但还是有很多我往日要好的同门随时给我充当内奸,通风报信的,你可别xiǎo看我这个剑宗宗主弟子哦。”王宇莲説道。

“那是自然,谁要是敢xiǎo看我们龙城的xiǎo魔女,恐怕自己到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风劲遒説道。

“难道你这xiǎo疯子就简单了。”王宇莲回击道。

“哈哈……”两人似乎又回到了龙城时的少年时代,不禁一起大笑了起来。

山下明显也听到了两人的笑声,凌新斋虽然觉得奇怪,但他的声音已然又响了起来:“莲师妹,你应该知道,剑宗并无意为难于你,你又何必为了一个死人为难自己呢?”

王宇莲以前听到“死人”总是无比心烦,今天听到这“死人”二字却蓦然的高兴起来。

看着风劲遒説道:“死人,现在轮到你保护本xiǎo姐了,看着办吧。”

“恩,不如我们就下去打那xiǎo子一顿然后就回剑宗去好了,看你这藕断丝连的样子,就是没有脱离剑宗的打算的。这里还属于剑门山的范围吧?”风劲遒説道。

“嗯,不错,这里是剑门山的外围,但还是在剑宗总部的管辖之内。你説的也是一个办法,只是有你説的这么轻松吗?”王宇莲道。

“应该不难,别xiǎo瞧自己的魅力哈。”

“好,那就听你的吧。”

“好嘞,走起了您。”风劲遒一边説着,一边当先向山下行去,王宇莲在后面紧步相随。

凌新斋拿着音波拓广器正在下面喊得兴起,好不容易追了几个月,终于把这丫头给堵在了这山坡之上,而且这次自己带的可都是自己人,怎么着都得把这丫头给好好的收拾收拾,以报自己的断掌之仇。

“下来了,师兄,有人下来了

。”忠实xiǎo弟王可乐对兴致勃勃正要再大加发挥口才的凌新斋説道。

“哦,真的?”凌新斋听了心中一喜,仔细一听,果然有人的脚步声从上面传来。

风劲遒两人压根就没有故意放轻自己的脚步,甚至还故意加重了一些。

“老大这次定能立一大功。”李步喜也赶忙在一旁把马屁拍上。

“当然,你们两个带着兄弟们在两边埋伏好,等会那xiǎo娘们若是敢做一下反抗,立刻给我拿住宗法伺候。”凌新斋兴奋的説道。

“是。”王可乐和李步喜赶忙带着一些xiǎo弟到旁边埋伏去了,只留下凌新斋带着四五个亲近的弟子留在了原地。

不一时,终于有人影出现在了凌新斋的眼光范围之内,但是,当他看到那人影的时候,嘴巴大张,眼睛突出,似乎见了鬼一般。

紧接着,就是勃然大怒,一跃上前,指着风劲遒骂道:“好啊,xiǎo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果然是怕跟我决斗而诈死啊。怎么,现在不诈了吗?继续诈啊,继续诈啊。”显然,这诈死的消息看来他是没少散播,此时张嘴即来,倒是熟练之至。

“你谁啊?”风劲遒看着凌新斋,显得十分认真的説道。

“装,我再让你装。”凌新斋説着,那金灿灿的手掌一伸,就向风劲遒当胸袭来。

“靠,你谁啊。”风劲遒説,但谁都听的出来,这次的“你谁啊”并非问句,而只是一种不屑的语气。

接着,风劲遒一伸手就抓住了凌新斋那凌厉攻来的手掌,红光一闪,那手掌竟然就那么消失了去。

“啊!”凌新斋杀猪般嚎叫了一声,另一只手捂着那假手的连接处飞一般的退了开去,只见那链接处的皮肉已经一阵阵冒出烟来。

“这都谁啊,竟然敢在剑门山对我们剑宗弟子动手。”风劲遒一边説着,身形一晃就到了凌新斋身后,抬起一脚异常熟练的蹬在他那敦厚的屁股之上,嗖,凌新斋的身体高高的飞起,然后噗通一声,干净朗利的落了下来,溅起了一片灰尘。

这似乎是以前华四的拿手好戏,风劲遒这徒弟做的,果然没有让华四失望,这种绝招都是招手即来。

“走吧。”风劲遒对着身后似乎怯生生需要保护的王宇莲説道,然后迈步就向外走去。

剩余的剑宗弟子呆呆的看着,似乎早已傻了眼,竟然任由二人飘然而去,无一人敢阻拦,而原先埋伏在一旁的王可乐和李步喜等人竟然也没有出来。

过了许久,终于尘埃落定,凌新斋辛苦的刚从土坑里爬起,就破口大骂了起来:“风劲遒,你等着,xiǎo爷我绝不会放过你,你等着……”

风劲遒?嗯,好熟悉。

另外的剑宗弟子听了凌新斋的话都不约而同的互相望了望。

这几个月来,天天从凌师兄嘴里冒出的那个不敢应战而宁愿选择自杀的废物似乎就叫风劲遒,而如今,这果然是碾压式的一战啊,只是可是,似乎被碾压的才是原来听到的版本中碾压的一方吧。

不是还听説,这xiǎo子已经死了吗?

武威性病
沧州治疗阳痿费用
西藏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武威性病医院
沧州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