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一品天尊第一百六十二章两剑

发布时间:2020-01-21 15:16:30

一品天尊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两剑

郝麻子之所以震撼,是因为那双鲜红无比的手套,而赵旉和那刘炳涛之所以震撼,则是因为眼前这个自称为陈晨的裁决者体内瞬间涌出了一股比以往见到过得都要精纯和莫测的高深修为。

中品及以上的裁决者划分以手套的质地和颜色来区分,而红色,则是裁决者的至高象征,通体鲜红的手套为三品裁决者所能佩戴和拥有的,二品则为红心手套,至于那神秘的一品裁决者,则是赤色五星手套。当然,整个大陆至今为止,能够拥有一双赤色五星手套的,屈指可数,足以见得其地位如何。

抛开一品二品裁决者不説,整个神圣帝国如今能够有资格佩戴红色手套的三品裁决者不超过二十人,大都执掌一方,这一diǎn,作为曾经裁决者一员的郝麻子清楚无比。

见此情形,郝麻子心中满是惊讶,急忙收起自己内心深处的那抹轻视,犹豫了一下,冷喝道:“上,拖死他!”

赵旉和刘炳涛两人心中震撼归震撼,但也知道大当家的命令不可违逆,皆是怒喝一声,带着数百壮汉便向陈天泽扑了过去。

站在阴阳牌下的陈天泽仅仅是扯了扯嘴角,缓慢将手套戴好,然后轻轻覆上面甲,向前跨出一步,竟是直接越过了阴阳牌。

我从阳间入地狱,只为屠戮!

走过牌坊之后的陈天泽站在原地,单手摊开,仅仅是保持着这个姿势站立在哪里。

赵旉带着数百名壮汉率先杀到,见到这个实力强悍的年轻人仅仅是这般站立,心中虽然不解,可是却仍旧是觉得这是个天大的好机会。既然你不动,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一念至此,赵旉手中那柄硕大无比的板斧狠狠挥下,直接冲着陈天泽的脑袋而去。

嗡!

一声震耳欲聋的长鸣声传来,传遍整个山头。

所有人都疑惑不解,而那挥动斧头砍下的赵旉却懒得理会,只要能一击毙命,那就够了,管他什么声响。

铛!

眼看着赵旉的斧头就要砍中陈天泽,耳边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动,只见一柄长剑如同飞矢一般划破天空而来,发出震耳欲聋的长鸣,直接飞入陈天泽的手中,挡住了赵旉那自以为是的一击。

过河卒!

原本被陈天泽放置在自己房间里的长剑竟是直接划破天空而来,显然是受到了陈天泽的气机牵引而来。

被震得手臂发麻的赵旉心中大骇,急忙后撤一步,却见那灵动无比的长剑竟然沾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幕,直接扑向自己而来。

赵旉一咬牙,身形再度后撤,于此同时直接挥动手中的板斧,挡在自己的身前。

铛!

又是清脆的巨响传来,火花飞溅,只见陈天泽手指一抖,过河卒剑尖直指赵旉,击在了赵旉的板斧之上,然后赵旉整个人便向后飞了出去。

陈天泽本意一举击杀赵旉,只是不等自己追上去,身边已经围上来了十几名挥动武器的雄壮大汉,一股脑的挥动武器直接砍向了陈天泽。

陈天泽身形后撤,手中的长剑剑尖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精致的花朵。

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陈天泽怒喝一声,单手一挥,哗啦一声,直接将面前的一位壮汉砍成了两半,然后身形一侧,躲过了一刀之后长剑刺出,竟是将身侧的一名壮汉的身体捅了个通透。

接二连三的有壮汉扑向陈天泽,而那刘炳涛不知何时也手中握着一柄长剑,游曳在外围,伺机而动,只要陈天泽流露出一diǎndiǎn破绽,自己便上前补上凌冽一剑。

这本就是帝*甲对付那修为不错的江湖侠客所使用的笨法子,用甲士的生命硬生生的去拖死那些修为高的江湖侠客,并派以军中高手伺机而动,定是不能让那些修为不错的家伙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而这种法子,似乎也被那郝麻子所借鉴,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熟练,而那些壮汉们也不会如此的悍不畏死。只可惜,他们遇到的不是所谓的江湖高手,而是陈天泽。

陈天泽单手握剑,剑尖眼花缭乱的飞速旋转,血水四溅起来,接二连三的有壮汉倒地不起,皆是被一剑击中要害,手法凶残恐怖。

游曳在外围的刘炳涛神色一动,只见陈天泽此刻背对着自己,心中不禁一喜,穿过人群之后,便毫不犹豫的递出了那一剑,直接刺向了陈天泽的后背。

就在此时,陈天泽却突然侧了一下身子,看似不经意,却让刘炳涛一头冷汗。

“就凭你?”一声冷笑从刘炳涛的耳边响起,犹如一道炸雷一般让刘炳涛头皮发麻起来。

刘炳涛不顾一切的准备后撤,可是为时已晚,只见那柄锋利的过河卒已经白光一闪,便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手臂掉落!、

刘炳涛握剑的手直接被砍断,这还不止,当刘炳涛发愣之际,那柄长剑竟是一剑刺穿了他的喉咙,断了他的生机。

“这一剑是为了山下的百姓。”陈天泽冷笑一声,不理会死不瞑目的刘炳涛,直接单手一挥。

白光再度暴涨,竟是直接在地面炸裂出来一道硕大无比的大坑,那些前一刻还涌向了陈天泽的壮汉们后一刻竟是几十人一同被击飞了出去,倒地挣扎起来。

站在远处被击飞出去了的赵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击杀,怒喝一声,道:“我杀了你这畜生!”

“畜生?”陈天泽冷笑一声,并未前行,可是手中的长剑已经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绚烂的光幕,似乎随时要暴涨起来一般。

“这一剑,是为了死去的亡魂。”

説罢,白光暴涨。

“xiǎo心!”站在远处的郝麻子大喝一声,却已然来不及制止了。

只见那白光瞬间消散,下一刻竟是直接出现在了赵旉的身前,只听扑哧一声,赵旉的上半身前白光暴涨,竟是直接炸裂了他的整个上半身。

一剑为百姓,一剑为亡魂,两剑便断送了清风山两位当家的生机,所有的大汉都傻眼了。

鄢陵县人民医院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蚌埠治疗龟头炎医院
菏泽治疗阳痿医院
东莞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