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鹤舞月明第四一六章变化

发布时间:2020-01-21 08:15:45

鹤舞月明 第四一六章 变化

更新时间:2o13-oo

第四一六章变化

“冰儿,你不在,店铺怎么办,他们能行吗?要不再让老凤等几天?”

令狐侠小心翼翼的问道

“令狐,没事。这些你不懂。商行具体经营上的事,我本来也不管,我只要和各路神仙搞好关系。再説,我已经让家里派人来了,我现在和你一样,也是一个散修。”

蚀骨刺效果不错,楚冰儿的心情自然也不错,言语也多了起来,虽然声音清冷如故,却无形中多了几分缠绵。

“哦,没事就好,我们俩就和老凤一起去地下看看,要是能碰上一个灵气空间,那才过瘾。”

令狐侠豪兴大,未饮先醉。

经营店铺,他是完全的门外汉,虽然没人怪他,毕竟心里感觉不舒服。而带着心上人去未知的世界探险,当然要比管理一个店铺刺激多了,探险,这是他的强项。

“令狐,凤如山他们五个从筑基就混在一起,互相知根知底,我们刚来,跟着走就行了。以后你别乱説话,他们一直在地上活动,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我也不着急去地下。”

楚冰儿当然不着急去地下,事实上,她宁愿一直呆在5号基地,可惜,凤如山不是令狐侠,更不是楚家子弟,慕容雪菲更加的不会同意。

“怕什么!説不説在我,听不听在他们。慕容,嗯,和老凤都不是小气之人,老朱也不错,就是有diǎn胖,没事!冰儿你是出身好,不用和乱七八糟的人组队,大家在一起,最关键的是要有什么説什么,什么事都藏在心里,嘴上不説,只在心里做文章,最后肯定完蛋。”

説起这些,令狐侠当然滔滔不绝,几人中要论组野队的经验,还真就是令狐侠最丰富。

“胡説八道!除了你以外,他们哪个不是dǐng级宗门出身,你那些经验不dǐng用。我看柳莺莺和慕容雪菲没心没肺的,虽然説的不少,都是没用的废话,林飞凤话语不多,柳莺莺听她的不説,连凤如山也不大有意见,哼,凤如山也不是个好东西,你要敢学他,哼,哼!”

楚冰儿确实没有和楚家之外的人搭伴的经验,又从小受兴隆门行事风格的熏陶,对令狐侠的大而化之,打心眼里不认同。加上她对探险的收获大小无所谓,想到哪説到哪,歪楼是一把好手。

“凤如山也算dǐng级宗门出身,就是慕容,我看也和一个散修差不多。dǐng级宗门的弟子,还会乱七八糟的混在一起?哪一个没有自己的班底?老凤替你炼化蚀骨刺,还不是好东西?慕容爽朗明快,和柳莺莺可不一样。唉,冰儿什么都好,就是心眼有diǎn小。”

説道出身,令狐侠顿时默然,在心中嘀咕了两句,不过他也只是在心中嘀咕嘀咕而已,他还没傻到去挑楚冰儿的语病。关于凤如山是不是好东西的问题,他更不敢饶舌,以免引火烧身。

……

“老凤,差不多了,下去转转吧!”

转眼之间,凤如山七人,在阴山晃荡了三个多月,大小经过了几十场战斗,而经过半年多的探索,各基地附近的阴魂兽慢慢的越来越少,整个阴山被探明的区域也越来越大,不时有好运的修士在地下现各种传説中的天才地宝,即使沉稳如朱玉北,也忍不住动了下去转转的心思。

“我没意见啊,醉虾,你的意思呢?”

凤如山来阴山,也不是观光旅游来的,也想下去试试自己的运气。

“哈哈,早该下去了,老朱,你説哪边?”

“东边,东北!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走地下向东北,大概半个月左右能到达探明的区域边缘,正好趁机熟悉一下地下的情况。”

朱玉北显然早有考虑。

“地下和地上差不了多少,我的意思是,我们从地上直飞东北,然后从地下往回走,这样不会浪费时间。”

令狐侠开口表自己的意见。

在地上飞,总比地下度更快。

朱玉北和令狐侠的説法,是目前在阴山最流行的两种行进方式。各有优缺diǎn,谈不上好坏,只是风格的不同。

朱玉北稳打稳扎的推进,显然安全性更高,碰到大群阴魂兽的可能性很低,自然,走别人走过的路,收获就要少些。

而令狐侠的建议,更加激进,风险更高,当然,收获也更大。

“有老凤在,不会浪费很多时间。”

朱玉北摇摇头,对令狐侠的説法表示反对。

有凤如山的仙府,他们可以比其他小队在外面呆的时间更长,一切顺利的话,就意味着可以推进的更远。

“有师姐在,对我们而言,阴魂兽不是大问题,前面人更少,麻烦也少。”

令狐侠转而提出另一个问题。

随着阴山被探明的区域越来越广,在阴山中飞行度太慢的问题,已经越来越突出,修士总要返回基地进行补给,而建设新的基地,需要的时间是以年来计算的,这也就意味着修士距离基地的路程越来越长,返回基地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多,慢慢的,一些不满足于正常探险收获的修士,就打起了别的注意。

无论是地下还是地上,在一些返回基地的必经之路上,都出现了半职业的打劫团伙。

之所以説是半职业,是因为这些团伙都是直接动手,先杀人,后劫财,不像职业的劫匪,要财不要命,只要你听话,至少会留你一条小命。

事实上,这也是探索蛮荒世界,每次都会出现的现象,只有等各大dǐng级宗门圈定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们才肯花力气打击自己领地内的劫匪,这种现象才会慢慢减少,并最终消失,整个区域,也就逐渐的建立了秩序和规则,成为“文明社会”的一部分。

当然,过程中少不了军方的参与。

而现在的阴山,只有碧水门称得上有了自己的领地,而碧水门太过贪心,占领的地盘太大,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维护领地内的秩序,虽然各基地名义上也成立了巡逻小队,但杯水车薪,几乎没什么效果。

其中问题的关键,还是飞行度的问题。

巡逻小队的度太慢,反应时间太长,即使收到求助信息,也根本来不及救援。

据説炼器师协会应岐山境长老会的要求,正在抓紧研制能在阴山中高飞行的飞船,而且已经有所突破,只是现在成本太高,还无法大规模的装备,一旦成本降下来,军方进驻阴山才有意义,阴山的治安,才会有根本性的好转。

这些问题,离凤如山他们太过遥远,他们也无能为力,不过令狐侠的担心却不无道理。

相比之下,打劫团伙更加青睐从野外返回的团队,不仅收获更丰厚,平均而言,返回团队的战斗力,总是要差上一些。

而打劫团伙活动最频繁的区域,就是已知和未知世界交界处,稍靠近已知世界的区域。

按照朱玉北的方式,对他们有锻炼意义的区域,正是劫匪活动最猖獗的地方。

“我觉得醉虾説得有道理。”

慕容雪菲习惯性的先表态。

“师弟,只要不遇上1o只以上金丹期的阴魂兽,问题都不大。”

万流玄武阵,经过林飞凤这几个月的调整,对阴魂兽的防御效果提升了不少,当然,如果是碰上修士,效果就差强人意了。

修仙界就没有专门针对阴魂兽的防御阵法,林飞凤的调整,是以降低万流玄武阵对法术、法宝的防御力为代价的。

“我,朱玉北,给我倒杯酒!”

柳莺莺还有diǎn不习惯新团队中投票的氛围,多了两个新人,总有diǎn不一样的,她虽然谈不上细心,多少总有些感觉。

事实上,这也是令狐侠第一次对重大问题坚持自己的看法。

“呵呵,我本来还想利用醉虾的春梦了无痕,来几次黑吃黑呢,看来只能等回来的时候了。直接去东北吧,冰儿、莺莺明天去采购。”

凤如山不会反对林飞凤的意见,特别是林飞凤和慕容雪菲意见一致的时候。

而楚冰儿,根本不用説。

楚冰儿虽然从来不乏追求者,但她从筑基开始就担心自己的容颜,根本没有真正体会过两情相悦的味道。

现在她容颜恢复在望,和令狐侠好的蜜里调油一般,不要説令狐侠的説法本身就很有道理,就是没有一diǎn道理,朱玉北估计她也不会和令狐侠唱反调,至少不会公开唱反调,至于私下里的文章,朱玉北就不知道了,他也不关心。

“嗯,师姐怎么也变得越来越彪悍了?难道是和慕容师叔时常混在一起的缘故?我们又不是小孩了,要你管,嘿嘿!”

大局已定,朱玉北也不以为意,甚至隐隐升起了一股快意。

他从来都不是团队真正的决策者,他也习惯了执行者的角色。

“黑吃黑?看不出来啊,老朱你什么时间变得这么阴险了,都是跟谁学的?嗯,醉虾,你尝尝我刚酿的千日醉。”

凤如山本来想和朱玉北开两句玩笑,突然看到柳莺莺的眼神,急忙摸出一葫芦酒来扔给令狐侠。

“哈哈,好酒!”

“呸!又是街上最便宜的灵酒,老凤这个小气鬼!”

令狐侠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天津市眼科医院
鸡西市中医院
大庆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营口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泰州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