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求仙则仙 第六百一十一章 媳妇与公婆论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0:14

求仙则仙 第六百一十一章 媳妇与公婆论

唐承念怀着这样的好奇,将法术栏打开,有新的法术,果然在她意料之中。

这法术还有一个名字:火系惑心之视。

火系惑心之视的正确说法其实就是单纯的“惑心之视”四个字。

不过,唐承念这一次学到的乃是其中的火系分支法术。因为,她本身是天灵根,也就是单灵根,除了火系与无属性法术,她学不了其他属性的法术,因为她根本无法调动起身边的其他元素,她能够调用的,只有火元素而已,因此,也就只能学习火系的惑心之视。

这门法术乃是一门中级的火系法术,能够使低于自己等级的修士陷入火系幻境之中。

便是说,一旦有人中了这种法术,便会陷入火元素极为汹涌的幻化环境。

譬如,火山,熔岩炼狱。

假如对方正好怕火,那么,待此人落入这火系惑心之视所产生的幻境之中后,所受到的杀伤力便将是两倍,甚至更多。

火系惑心之视(中级火系法术,使低于自己等级的修士陷入火境幻境中。使用要求:灵力1000)

现如今唐承念自己的灵力值都有19950点了,一次用1000点,真不算难事。

何况,小盈灵露也不是摆来白看的。

唐承念一看到这门法术的介绍,便立刻推测出一定还有别系法术。既然有火系惑心之视,显然就还有金系惑心之视、木系惑心之视、水系惑心之视、土系惑心之视……也相应的,是使敌方修士陷入金、木、水、土境的环境中。当然,天底下除了金木水火土,还有冰风雷阳阴,一共十种属性。可惜……

‘可惜我只有火灵根。’唐承念这般想到。

要不然的话,其实,她倒是还挺想要试一试其他属性的惑心之视的效果。

不过,天灵根的确给了她极大的便利,既然她已经注定有一个火灵根,不可以再更改,那么,自然也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了。当然,这话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要是有人知道她居然在心中可惜自己是单灵根,不晓得要有多少修士骂她不知好歹。

多灵根的修士想要修行起来,那难度,可比单灵根的修士大得多了。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商六甲忽然将头抬了起来,看着她。

唐承念立刻接收到了他的注视,明白,他一定是有话要说,因此,便微微一笑,等他开口。

而那木人,则已经被她收入了仓库里,这次,她可不会再让它出毛病。

“我刚刚其实已经仔细想过了……”商六甲一脸认真。

“嗯。”唐承念也一脸认真。

“还是想不出来。”但他却抛出这么一句。

“……噗。”唐承念哭笑不得,她早就明白,自己给的初始条件其实太少,只凭着一点点感觉让他推测,他肯定推测不出什么有用的结论,只不过,见他居然这么义正言辞地说他不知道,她看着,也还是觉得这太好笑了。

谁知道,她一笑,商六甲居然流露出了一丝羞惭之情。

他说道:“我本来还以为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苦恼的。”

“虽然是个麻烦,可是,我自己都想不出来。”唐承念连忙安慰他,“你只听我笼统地说完了自己的一点感觉,当然更难想明白,这没什么,我早有准备的。”

“嗯。”

商六甲看来还是挺歉疚。

唐承念便伸手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他方才露出笑容。

“对了!”

商六甲又一惊一乍起来。

“怎么了?”

唐承念也配合地咋呼。

商六甲拿出了一个绣着古典符文的袋子,递到了唐承念的面前。

他口中说道:“你先把这个收好。”

“这里面是什么?”唐承念好奇地问道。

商六甲的回答在她意料之中:“是凤枭的躯体。”

唐承念点点头,便伸手将这个袋子接了过来。她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须弥袋而已,谁知道,等她拿了过来以后,才发现它的材质竟然与普通的须弥袋完全不同。这种材质……

见唐承念露出惊讶的表情,商六甲便解释道:“我用了许多须弥袋,里面的空间全都被它的躯体毁了,只有这个袋子才能装得了祂。”

唐承念微微颔首,她并不觉得意外,那毕竟是凤枭的躯体,即便祂死了,祂也是神啊。

想来,这个袋子并不简单,因此,唐承念便只将这个袋子里面的凤枭躯体拿了出来,然后转放到系统仓库里,那里绝对不会出问题。在这之后,她便将袋子还给了商六甲。

商六甲也没推辞,见她有容器装那凤枭的躯体,便收回了袋子。

等将这凤枭的躯体交接完毕之后,商六甲才说道:“我爹娘还没有回来。”

“哦。”唐承念轻轻地点着小脑袋,心中暗道,怎么他竟忽然说起了这个?

不过过了一会儿,她便响起自己曾经答应过商六甲一件事。

这答应之声,就变了调:“……哦……”虚弱得很。

唐承念想起来了,在还没到商氏族时,在他们还在空梭上时,唐承念便已经答应商六甲,一定要来商氏族见一见他的父亲和母亲,也就是平嘉院九爷商壬甫与薛桑玦。既然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作为修士,实在不能厚着脸皮说自己忘了。虽然她刚刚有一瞬间的确迷糊,可是,没过多久就又自己想了起来。

装死肯定是不成了。

如今,她也就只好硬着头皮笑道:“没关系,等一等便好了。”

“只是太耽搁你的时间了……”商六甲说道。

他都这般为她着想,她哪能推诿?因此继续说道:“没关系,不妨事,反正我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无论如何,总归都是要好好休养一下才行的。对不对?等我养好了伤,或许他们就会从外面回来了……对了,他们怎么会不在这里?”

心里倒有些庆幸,要是他们在,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肯定是要冲在与凤枭对抗的最前端的。

若是他们出了什么事,唐承念着实想象不出商六甲该会有多么伤心。

现在这样,倒是好了。

“他们一向这样不着调,还不晓得要出门多久呢……”商六甲微微一笑,这样说道。

可是,他见唐承念刚才的表情实在勉强,到现在也还挺纠结,便说道:“不过,要是你实在不想见他们,也无妨的,我便说你回家去了。”

过了这么一会儿,唐承念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闻听此言,立即摇头。

她果断地说道:“不必了,我肯定是要留下的!”

唐承念也不是笨人,很快就想出了好几个留下的道理。她现在只是心里紧张,还有不好意思罢了,见长辈这种事,对她来说,总有些严肃,而唐承念往往最不喜欢太严肃的事。可是,这也只是她自己的心理问题,是她跨不过这一道坎,又不是讨厌商壬甫和薛桑玦!不管怎么样,这对夫妻已经知道了她从云泽大陆来炎纹大陆的事,若是不打招呼就走,怎么也说不过去,总显得太失礼了。

就算商六甲说他可以解释,唐承念也不希望给他找麻烦。

无论如何,她与他们将来总归是要见面的,她自然不希望自己会给两位长辈带去一种不好的印象,尤其这印象还不是见面而生的,是不见面,就开始讨厌了。这样的印象,往往才是最使人难以消除的,她可不希望自己一时紧张,就给自己揽来了一个**烦。

要是迫不及待地跑掉,还显得挺不尊重他们,她也怕商六甲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然而商六甲仍然迟疑:“若是……”

“没事,没事,没有什么若是。”唐承念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句话,既是说给商六甲听得,也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唐承念一不小心,下意识便说出了自己前世的一句话。

“不管怎么样,丑媳妇早晚也要见公婆的啊!”

谁知道,商六甲一听这句话就当了真。

他很认真地盯着她研究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唐承念,你不丑。”

……不丑就不丑,他干嘛一脸她在说谎的表情啊?

这就是一个比喻!比喻!

“这是一句俗语!”唐承念哼了一声,“是云泽大陆的俗语,只是拿来比喻一下现场的情况罢了,我也没说我丑呀!”

她仗着自己和商六甲不是同一座大陆,十分自然地拿云泽大陆来当挡箭牌。

“是吗?炎纹大陆上并没有这样得俗语。”商六甲居然认真地听进去了。

唐承念得意洋洋地说道:“总之,云泽大陆上有这样一句俗语,你多多学习吧!”

她还趁机教训起他了。

然而商六甲真的信了,也就点了点头:“哦……”

只是,他一边点头,却又一边露出思索的神情来。

过了一会儿,他满腹狐疑地念叨起来:“媳妇?公婆?”

说着说着,他忽然抬起头,看了唐承念一眼,只一眼,那目光里的意思,无比复杂。

呃。

唐承念瞬间便石化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库车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吉大医院
北联NK细胞选择
秦皇岛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肇庆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