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辰纪 第十二章 得知消息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6:51

神辰纪 第十二章 得知消息

“恩,就是你。我想问你,你自从我离开以后是不是经常会出现神识消失导致昏迷的状况。”叶凡紧皱着眉头,看着叶辰点了点头,眉宇间的忧愁加深了几分。

“父亲没有回家,我身体的问题,你怎么知道。”叶辰有些奇怪,这事情是在父亲离开以后才会出现,但是父亲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体状况的。

“我当年离开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躲避麻烦不连累到你们,二是为了寻找解决你身体的方法,我这份魂印只有大概的记忆,所能想起的并不详尽。”叶凡努力回想能够记起的一切,奈何他不过是三分之一的魂印,能够记起的只有他这部分的回忆而已。叶凡突然问叶辰,“你我不是真正的叶家人,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叶辰点了点头,不是叶家人这个事情,叶辰早就在叶凡离开不久后就知道了,所以他才选择尽量不去与叶家人争执什么。

“其实,关于我们宗族的记忆,我这份魂印并不知晓,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也是大族。和你看到的天河下那个宗族一样,我们也有自己的宗族族力,也就是血脉之力,可是族中遭遇变故,我们才流落至此,这个具体的恐怕你要找到我另外的魂印才有机会知晓了。”能不能找到,叶凡也没有什么信心,也是随口一说。

“那血脉之力和我昏迷有什么关系?”叶辰对于自己是什么大族毫无兴趣,反而觉得安定平凡更好。

“我族血脉之力遭到破坏,后人体内已经没有什么血脉之力了。我也是侥幸还保存一部分,可是你的身体受过血脉洗礼,体内却早就没有了血脉之力。这对你修炼来说有害无益,你每晋升一个层次,缺乏血脉后续之力,你昏迷的危险就会增加几分,直到最后昏迷不醒。”说起这个,叶凡很是严肃,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受过血脉洗礼却没有血脉之力,注定在修炼一途上走的并不会太远。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就像这次大伯用了一株五金化春草将我唤醒,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适。”要叶辰就此放弃修炼,说什么都不可能这么简单。可偏偏自己心里也明白,父亲讲的都是他心里清楚的,甚至这次昏迷之前也是因为突破了锻体五重,进入六重时后续乏力造成的,应该就是父亲所说的缺少血脉之力作支撑。

“五金化春草吗?那倒是可以解释你转醒的原因,此草蕴含的天地之力,确实可以暂时充当血脉之力的作用。可只有一次的效果,下次你只能服用其他的灵药,而且不能比五金化春草差,到时候怕是这些灵药都会失去作用。”叶凡倒没有危言耸听,修炼一途一味靠外力,只会走向歧途,最后没有半点好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叶凡和叶辰两个人都沉默不语,两个人都想着自己的心事。

“其实也不是没有一点的机会,我当年自知处境,就将血脉之力封存于魂印空间之中。你一进入这个空间指引你来到这里,最后被你吸收的光团,就是我留下的一部分血脉之力,这血脉之力应该能够坚持到你修炼到玉体层次。再想往后,恐怕只有等你找到我另外的魂印,吸收里面的血脉之力了。”叶凡不想直接打击了叶辰所有的信心,对着他小心说道,“这世界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也许在你找到我魂印之前,就已经有别的办法也说不定。”

“别的办法?对啊!父亲你说那位高人会不会有解决办法?”叶辰灵光一闪,他一听到父亲说的一切就有些先入为主,并没有思考全面,既然血汐池中那位高人连父亲魂印三分,最后复生都有办法,那不知道他对于自己这个状况会有什么办法。

“那位高人吗?要是他说不定还真有办法,只不过血汐池内并不太平,连我都不敢乱闯。当年还是我运气好遇到了那人,可是以你现在的实力,难有作为。”叶凡会这么说,主要是因为他深入过,献祭魂印也是在那里,他知道血汐池存在于那个地方,下面有着什么,是连他都不敢深入的。

“实力的问题,这次有了一部分的血脉之力,我想进入血汐池应该不成问题,难的是怎么找到父亲说的那个人,或许也只能看运气了。”自从吸收了血脉之力,叶辰对于自身的感觉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只不过要在血汐池中找人,这可是有点难度了。但是既然打算要去就要做好准备,似乎想起什么,叶辰急忙问父亲,希望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前段时间血汐池的能量突然暴增,父亲的魂印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叶家二长老发现,不知道父亲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血汐池能量暴动吗?这个事情也正是我说的那个地方不寻常之处,一个地方想要出现像血汐池这样能够给予锻体之人固本晋升玉体的能量,几乎是很难,任何一个大族都会将之视为不可多得的机遇。而血汐池能量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重新出现,好像源源不断一般,我难以说明下面会有什么。”叶凡听到叶辰说血汐池的事情,也和他说着自己的感觉。

“父亲下去过,是不是在下面发现了什么?”叶辰看父亲的神色就知道,他一定在下面有遇到过什么,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确信血汐池底有着安东城都不知道的东西。

“不知道,这部分记忆好像不存在,也许你要找到其他魂印才有答案,但是现在我能告诉你一点,就是遇到危险能退则退。这次的能量暴动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次能量暴动会持续一段时间,你出去后告诉叶家,做好准备,安东城要变天了。”叶凡说这话的时候,很是严肃地看着叶辰。

看着叶凡心有余悸的表情,叶辰知道父亲说的是真话,一个血汐池能够引起安东城变动,这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是一件大事,要是父亲还在或许还有起到很大的助力。“父亲刚才说我出去的时候,告诉大伯血汐池的事情,父亲难道不能够出去吗?”

“这魂印空间就是我存在的地方,你从一开始就接受了我留在魂印空间印记的试炼,我想这个你应该也知道了。现在你都已经完成了,是时候该回去了。我本就是一部分魂印,一旦你离开,我的执念消散,这个空间也会崩溃。”见叶辰听到空间崩溃有点着急,叶凡赶紧劝说,“空间消失,我也并不会消失,只是没有了生存的空间,需要寄生在你的灵魂之上。”

听到父亲不会真正消失,叶辰这才松了一口气,寄生在自己灵魂上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那父亲在我体内的这段时间,我能够联系你吗?”

“这个恐怕不行,我一离开这个空间就无法与外界联系,只有等你找到了另一份魂印,我才会重新出现。等到三份魂印全部找到,我会重新凝聚出魂灵,到那个时候应该就有办法复生了。”叶凡笑着说道,这也是不要让叶辰有太大的压力。

叶辰点了点头,只要有办法,他都会去试一试,“那你的事情,娘亲那边怎么说?”叶辰可没有想法将这件事情都告诉叶家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叶俊那伙叶家人。

“你娘那边,怕是知道魂印事情后,会不顾一切,你只要将她安抚住即可,我不在你可要照顾好你娘亲,我的事一切随缘,听天由命,不要过于强求了。”叶凡这时候倒是露出了叶辰离开时一样的表情,得此家庭,他还有什么是可以抱怨,可以强求的。

叶辰明白自己娘亲的性格,真要是什么都说了,估计真的就和父亲说的一样了,看来又是有的头疼怎么骗过去了,既能够让她安心,也能够让她有个希望。

“好了,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是时候离开了。”叶凡说完,身影慢慢淡化。

叶辰也是注意到,他和父亲说话的这段时间,整个空间有点不稳定起来,随时都会崩塌,看来是他吸收了血脉之力的缘故,化解了父亲的执念,面前他的身形也是渐渐模糊起来。

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回家的,我发誓。

在心里对着自己立下誓愿,叶辰看着父亲的身影化成点点光源消散于魂印空间之中。叶辰伸出手,让光点落在手心,那些光点一接触到叶辰的手立马钻进了他的体内消失不见。然后叶辰的身体也开始散成一个个光点飘散开来,空间也在这一瞬间崩坍。

结界之内,衣衫上早就已经被鲜血染得点点红斑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蔚蓝的天空,熟悉的庭院,和自己昏迷的时候一模一样。稍微动了一下,疼得叶辰差点又昏过去,撕扯着嘴唇,想要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可还没等自己坐起,体内的疼痛令叶辰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的力气。

这该死的魂印,考验下手也这么重。叶辰在心里想到,眼看着自己的脸和地面越来越近,就在他以为自己又要和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双手掌及时扶住了他,免得他又遭了一次罪。一张带着泪痕的脸出现叶辰面前,看清来人,他努力挤出一个放心的笑容,扶住他的正是钟清儿。

就在叶辰转醒的一瞬间,叶向天他们就在第一时间发觉了,魂印破裂血魂丝消失,他们想不注意到都难。立马解开了结界,钟清儿第一个冲了进来,也是她看到了连支撑自己身体都难的叶辰,扶着他的身体。

“辰儿,你怎么样?”略带着一些哭腔,在她看来叶辰都不知道受了多重的伤才会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没有。

“娘亲,我没事。”这时的叶辰已经清醒了不少,看着周围乌拉拉一下子围上的人,他抓紧了钟清儿的手,一咬牙趔趄了几步站了起来,“大家放心,我没事,只是强行压制魂印的时候,受了点反噬,让大伯和二长老担心了。至于血汐池的事情,我的确得到了一些消息,不过怕是要等我明天才能向大伯和二长老汇报了。”

叶向天看着叶辰惨白的脸色,这可不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可是叶辰这么说,他也不能说什么,况且他身边还有一个钟清儿。“恩,等辰儿你身体好些了,再和我们说也不迟,如果需要什么尽管让人告诉我。”

实在是没有说话的力气,叶辰只好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就先养伤,我待会儿叫人送点疗伤药过来。”叶向天也知道叶辰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要不是钟清儿搀着,早就倒在地上了,对着他嘱咐了一声,留下几个人照顾他们,也和二长老、叶雅他们离开了。

几人离开之后,钟清儿搀着叶辰回到了房间,把叶辰安置好,给他换上一套干净衣服,钟清儿才坐在床沿,有点心疼地抚摸着他的额头。

“娘亲已经知道魂印的事情了?”被这么抚摸着,叶辰又重新变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在他的印象里钟清儿从来没有哭过,即便是父亲离开的那天。

“你先休息吧,疗伤的药等你大伯送来,我就叫人给你,这几天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想了。”说完钟清儿站起身,没有在叶凡的话题上停留,只是叮嘱他好好养伤,就朝着门外走去。

见娘亲要走,叶辰急忙叫住了她,一翻身,差点疼得又晕了过去,心里哀叹一声,娘亲的性格自己还真是一猜就中,她离开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看到她难过的一面。叶辰对着钟清儿的背影说道,“父亲没事,只是出了一些事情,等他处理完这些事情就回来了。”

钟清儿点了点头,但是那一颤一颤的背影却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从绝望到希望,这是她最想得到的答案。“你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都不会有人打扰的。”留下一个背影,钟清儿还是走了出去。

叶辰看着那柔弱的背影,在心里暗暗许下一个愿望。重新躺下,那强撑的身体疲劳一下子汹涌而来,他也是迷迷糊糊间睡去。

这一睡就是一天,中年只有钟清儿过来两次,分别是将叶向天送过来的药给叶辰服用,还真别说,服了药之后加上叶辰一直在休息,他第二天的时候就已经能够下床活动了。虽然他知道疗伤药有些作用,但是吸收的那部分血脉之力才是关键,他能够感觉到血脉之力每时每刻在修复他受伤的身体。

这几天他已经将叶凡的事情告诉了钟清儿,当然只是告诉她,父亲因为一些事情抽不开身,所以留下了这魂印,不过因为有高人相助,他的魂印并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等他处理好事情就回来了。钟清儿半信半疑间碎碎念了好久,最后还是叶辰说服了钟清儿打消了找父亲的念头。

处理完娘亲这边的事情后,叶辰还真的想要出去走走,身体恢复的还不错,整天闷在这里,听钟清儿的碎碎念都快把他的耳朵听出茧了。趁着钟清儿休息的机会,叶辰偷偷溜了出来,抬手伸了个懒腰,舒服吐出一口气,这几天可把他憋坏了。

抬腿刚想往外走,叶辰就收回了脚,尴尬地看着墙角的人影,不会被娘亲发现了吧。转头看清人影是叶雅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有些埋怨道,“叶雅姐,你是有跟踪的爱好吗?”

“你这小子,怎么和你姐说话的,是不是以为征服了一个魂印就无法无天了,要不要我叫三娘出来评评理。”

一听这姑奶奶要叫自己的娘亲出来,叶辰这下可慌了手脚,要是被娘亲知道他偷溜出来,还不是要在耳边念叨好些天,身体不难受,可耳朵架不住一直被念叨啊。叶雅倒是一副管我屁事的表情,靠着墙看着天,叶辰上前两步凑近叶雅。

“叶雅姐,做弟弟的我错了,我不会说话,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娘亲啊。你看着我好的也差不多了,这些天待在里面也有些闷,所以才出来走走。”

迎面扑来的热气直接打在了叶雅粉嫩白皙的脖颈上,令后者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还别说这是叶雅印象中第一次叶辰离她这么近说话,以前倒是不觉得他有多高,现在看来都比她高出一个头了,而且那靠近的脸庞近看之下还是有几分俊朗的外形。

看着呆呆盯着自己的叶雅,叶辰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自己卑躬屈膝没有作用,她还是要告状,这可不行啊。叶辰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急匆匆说道。“叶雅姐,叶雅姐,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啊。”

被这么一晃,一朵红云爬上叶雅脸颊,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与他的距离,“你觉得我是那样的小人吗?”

谁知道呢,有些事情可说不准。当然叶辰可不会把心里的想法当面说出来,哦了一声,转身就走。

等叶雅回过神来,叶辰早就走开了,气的一跺脚,追上叶辰,冲着背影就是一拳,却被后者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你干嘛?”叶辰已经是锻体七重,加上还有血脉之力,叶雅的动作自然在她出招的那一瞬间就察觉到了,要是换做是之前,估计就没有这么容易躲开了。

“不错啊,看来这次你收获不小。”能躲开自己这一拳,叶雅真心意外。

“侥幸而已,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没什么事情我可就真走了啊。”叶辰知道锻体七重的事情瞒不住,也没打算瞒,就变相地承认了。

“你是侥幸,不过就不知道你那兄弟会怎么样了?”叶雅有着丝丝的嫉妒之意,对着叶辰说道。

“余生,他回来了?你刚刚说他怎么了?”

一说到余生,叶辰倒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成分,紧紧盯着叶雅的眼眸。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
北京丰益医院刘仍海
亳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沈阳治男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