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四十三章 两难的阿佛洛狄忒

发布时间:2020-01-16 16:23:30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四十三章 两难的阿佛洛狄忒

星空之事到此差不多已经结束了,阿德罗斯粗粗估算了一下时间,大概有二十年之久。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问世以来,花费最久的一次闭关修行了。

如果不是他演算阵法之时,一种莫名的意志在帮助于他,让他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疑难之处,恐怕需要百年不止。

阿德罗斯看了看眼前光秃秃的北极星,心中琢磨,等到以后有了人手,有了时间,一定要在这里建造一座星宫。最起码,也不能比宙斯的奥林匹斯众神宫殿差。

阿德罗斯一路向南疾行,想要快点回到天地之中,时隔二十年,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变故发生了。

当他经过星空之中的那条星河之时,心念一动,驱动法则神力,而后星河之上,飞出一道银光。

阿德罗斯将这道银光握在手中,嘴角微笑,随后又洒意南去了。

此时的星空与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了天幕相阻,那道初代神王用来分隔星空与天地的幕布,已经成为阿德罗斯手中星辰图卷的材料了。

顶天者阿特拉斯,被人闯入星空之时,宙斯也没对他做出惩处。然而后面星空巨变,又有天幕消失,宙斯很是怀疑,这些变故,与那位闯入星空的神秘人有关。

于是,宙斯便将这位顶天之神,真正成为了顶天之神。他运用神能截断一部分青天,命令阿特拉斯将他托住,一旦青天坠地,便将他关入塔尔塔罗斯深渊之中。

对于阿特拉斯来说,在天地之间托住一块青天,还可以看看这美丽的人间。但是去了塔尔塔罗斯之后,便再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他接受了宙斯的处罚,开始了日复一日的顶天工作。

阿德罗斯重新从阿特拉斯所在的位置回到人间,当他路过阿特拉斯的位置之时,心思一起,跑到这位提坦神旁边,指着他大笑不已。

“是你,就是你这个小子,你在星空里面到底做了什么,连天幕都不见了。”

阿特拉斯认出了对他大笑的阿德罗斯,连忙高声怒喝。

阿德罗斯摇头一笑:“我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果然不负顶天者之名了。”当初他见到阿特拉斯之时,就感觉奇怪,顶天者居然没有顶天,只是看天,现在好了,竟然是他助推了一把。

阿特拉斯不断咒骂,要不是他现在双手顶天,一定会让阿德罗斯好看。

离开了阿特拉斯所在之地,阿德罗斯回到人间的第一站,便是自己的妻子,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所在的地方。

“你成为主神了。”

阿德罗斯没有可以掩盖自己的实力,这是阿佛洛狄忒见到他的第一反应,美眸惊讶不已。要知道阿德罗斯的极差天赋,可是在众神之中传遍了的,尤其是他还有两位天赋卓绝的兄姐,光明之神阿波罗与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相比较。

但是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虽然天赋出众,出生毕竟不过数十年,离主神境界还有一定距离。

而眼前以天赋差出名的宙斯与勒托之子,道路与方向之神,自己的丈夫阿德罗斯,竟然以不过七十岁的年龄,成为了主神。

这让阿佛洛狄忒既惊又喜,看着眼前的丈夫,她似乎又看到了一位神王宙斯。同样是不到百岁的年龄成为主神,宙斯当时,有时光女神瑞亚为他提供资源,有地母盖亚亲自教导,有智慧女神墨提斯为他谋划,所以铸就了几十岁便成为主神的传奇。

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又有着怎样传奇的经历呢?

阿佛洛狄忒看着眼前星光流转,神力浩瀚的阿德罗斯,如何会不知道星空之中的变故,多半就是由她而起。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是如此的陌生,自己似乎对他的经历,实力,所思所想,以及一切,完全不熟悉。

当初被许配给他,听到他名声之时,只是淡漠随意;后来在奥林匹斯神庭,眼见其人,也是波澜不惊;结婚之时,知道了提丰那一箭由他而射,心中便有惊涛骇浪;婚后与他逐渐熟悉,了解性格,便觉得还算满意,否则以她的性子,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后来阿德罗斯下了奥林匹斯山之后,便发现他行为古怪,拿神灵做实验,四处招收弟子,而后又去往星空,都不是正常神灵会做的事情。

现在阿德罗斯成为了主神,虽然不知道实力如何,至少在位阶上,已经是和她相等的存在。阿佛洛狄忒心中思忖,也是时候了解一番自己这个神秘的丈夫了。

“我可以相信你吗?”

听到阿佛洛狄忒询问他的秘密,阿德罗斯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眼神却坚定而有力。

“你什么意思?”

阿佛洛狄忒听了之后,俏脸一寒,眼神冰的可怕,自己嫁给他数十年,几乎是他说什么就怎么做,没想到阿德罗斯,自己心爱的丈夫,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

阿德罗斯见到妻子神情大变,仍是淡淡微笑,口中说道:“我相信我与宙斯有了纷争,你会站在我这边。但是如果与我争斗的是你的父亲,你的老师,初代神王乌拉诺斯呢?那时的你,会怎么做?”

阿佛洛狄忒闻言一怔,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静静看着自己的丈夫,他从来不是胡言乱语之人,既然这样说了,那就可能就会这样做。

真到那个时候,自己到底该如何自处?一边是老师,是父亲,另外一边是丈夫,想到这里,阿佛洛狄忒顿时心中一苦,不知道说些什么。

看到陷入了两难之境的阿佛洛狄忒,阿德罗斯不禁心中闪过一丝不忍,但是这种话还是早点说出为好。自己虽然没有刻意与乌拉诺斯为敌的意图,但是乌拉诺斯假如要对付他,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将纠结不已的阿佛洛狄忒抱入怀中,阿德罗斯一手往她衣服里面伸了进去,感受那种丰满的感觉,口中说道:“不要多想了,又不是让你马上做决定,我和乌拉诺斯,将来未必会对上的。”

阿佛洛狄忒一把拍开他的手,又羞又气:“你要干什么,不是我不值得信任吗?”

阿德罗斯哈哈一笑:“值不值得信任你都是我的妻子,这么多年没见,趁着没人,我也该享用一下我的宝贝了。”

说完,阿德罗斯直接将阿佛洛狄忒扑到在地上,就此翻云覆雨。而这个地方,正是阿佛洛狄忒的神庙大殿,两人的雕像,正耸立在旁。

“你那位叫做黛拉的神侍,跟着她父亲走了。”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具体地址
北京股骨头医院在哪里
保定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广东牛皮癣治疗方法
宿迁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